正在加载...
2010-6
18
发表于: 狗日的活 | 作者: | 目前已阅读: 4,505 次
标签:

一、

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一点点时间、一点点情绪、一点点意愿去记录些什么了。

或许这是很多脱离校园气质后的孩子们,都无法逾越的一道坎。于是,很佩服小猪同学,可以马不停蹄的个自己的博客、空间灌输新的养料。 而自己却一再的沉沦和落寞着。

老徐终究要走了,从他做决定的那天开始,就始终有一股强烈的东西撞击着我心理那最后的顽固防线。在每个让我感觉无奈和无味的日子里,那种强烈而明亮的意念,无时不割痛着那个叫做理想的杂碎。

 

二、

真的太久没有写东西了,以至于一打开回忆的匣子,太多太多值得记录的东西,片片的浮现在眼前,拼凑,拼凑成不太完整的皱巴巴的笔记。

 

三、

我和帅小姐已经2年多了, 纪念日那天晚上9点多和小J坐在电脑面前改bug.. 一边改一边脸色苍白的憋着一边跟小J说,我今天得早点走,我今天得早点走。。。  后来才晓得,那天也是小J和他老公的周年纪念日。

想那年 和帅小姐在那样尴尬的状况下了见面,走在那样熟悉的广八路,喝着那样未曾遗忘的原味奶茶,在吉祥小饭馆里那样简单的对白。 “你第一次见面就色诱我了的”, “哪有”,“有~ 大白腿”,在后来熟知的日子里我常常这样放纵得“取笑”她当年的模样, 黑色的短裤,比现在苗条很多的身材,在厚厚的镜片下藏着的一双迷人的大眼睛。 “我要减肥的”,“啊,你还减肥啊。这么瘦了已经”,“其实我很胖的。。”,“没有挖,真的都ok啦”,她小声的说,“我胖在看不到的地方”,我转身看了看她的眼睛,然后在3秒钟之后慢慢下移。。

似乎时间就是在昨天刚刚离去,我依然记得那个在雨中搭讪借伞的老头,记得桂园楼下的花花树树,还有那些拒搬有理的字条。现在就希望时间快一点,她离我近一点,我们过得快乐一点。谢谢Seven.

 

四、

工作的开心或不开心,似乎连自己都没有评说的权利。自己努力了,却发现还是不够努力。自己付出了,却发现始终弄不清楚什么才不是徒劳。快一年了,是更清楚了,还是更迷茫了?   醒醒吧,孩子。 真的该醒醒了。 最近帮忙一起招人,看了很多人的简历或者经历,有的人说自己已经工作了3年或者5年抑或更多,然而他们带给我的除了震撼就是反思。 什么样的情形可以让一个人工作了那么多年连基本的原理都搞不清楚,弄不明白。 我们真的是富士康一线的按螺丝的工人么? 当我们年华逝去的时候,我们是否要有同样的底气和实力说,你们需要我。 

 

五、

新的开始了吧,当一些事情已经结束。

我们一起走新的路吧。  Fighting 花&盆儿。

: http://www.webryan.net/2010/06/no-writing-for-a-long-tim/

本文相关评论 - 才 5 条评论
FormerA
2010-06-18 15:51:31

一个步入社会的男人的成长历程,fighting!

沙发~

[回复]

2010-06-24 15:13:56

啦啦啦,其实新的生活每天都在开始。
fighting~

[回复]

2010-07-05 18:34:08

我轻轻的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回复]

an9
2010-07-14 08:55:33

我来了。

[回复]

2010-08-20 21:21:26

嘎嘎,加油了啦~ 话说我现在还没去帮忙面试过别人,或者说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出去求职,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我们真的是富士康一线的按螺丝的工人么?
其实我空间曾经有个人有个留言,说我们公司是原始劳动力的积累,说白了就是靠人堆。。具体点就是加班。。
想考虑往更靠上的方向发展,又实在不知道所谓的“上”是哪个方向。。

[回复]